24小时报料热线

028-86966315

租房成本高、可选房源少,“在大城市租套合适的房子太难了”

2021年10月25日

来源:法治日报 作者: 浏览量:37092

在大城市租房面临租房成本高、可选房源少、租赁关系不太稳定等问题,租房压力大

问题背后,体现了我国在租赁住房方面的供需矛盾,不论是市场化的租赁租房,还是保障性的租赁住房,总体上难以满足社会发展需求。租赁市场目前存在结构性的问题,从权利义务关系上看,租户在信息知情、交易地位、交易形式方面,均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需要国家进一步从法律上保障租房者的权益

在住房租赁市场上,只有当供需关系达到基本平衡时,才能够制定完善公正规范的制度,以专门立法为住房租赁市场提供完善的制度保障

“在大城市租套合适的房子太难了!”10月17日下午,在北京市朝阳区花家地小区一栋单元楼前,29岁的刘远(化名)站在大大小小的包裹间,一边清点行李,一边对《法治日报》记者说。

硕士毕业工作两年多来,刘远已经搬过4次家了。“房租太贵了。”他感叹道。

当下,像刘远这样的租房刚需人群不在少数。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流动人口为3.76亿人,其中相当一部分人需要租房居住。多位受访者表示,在大城市租房面临租房成本高、可选房源少、租赁关系不太稳定等问题,租房压力大。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这些问题的背后,反映出租房市场供不应求的本质。要想解决这一问题,需专门立法为住房租赁市场提供完善的制度保障,更重要的是必须增加租赁住房的供给。

租金占收入一半以上

频繁搬家生活不稳定

刘远毕业后进入一家公司工作,通过某知名中介平台租了一间隔断房,虽然房子交通便利、离单位也近,但房租太贵了。为了省钱,他后来找了一家小中介租了一间相对便宜的房间。

然而,这次租房经历令他心力交瘁:入住后他发现,房子的卫生条件差、噪音大,交了管理费和卫生费却没人提供服务,与中介交涉时对方态度蛮横。最终,刘远通过拨打北京政务服务便民热线才讨回剩余的租金。

多次租房,最让刘远难以接受的还是租金——一套“老破小”,两间卧室一个没窗户的小客厅,租其中一间小卧室竟然要3000元至3500元不等,这占了他月收入的一半以上,“住得离公司近一些,租金高得离谱;租金低的通常在郊区,通勤又是个难题”。

他还发现,无论通过哪个中介租房,租期最长都是一年。“合同期满后,按理说第二年续租应该免去中介费,但实际上,不仅还要交一笔中介费,房租往往还有一定幅度的上涨。我只能在合同期满前去找价格有优惠的房子。”

对刘远而言,每次换房都是一次挑战。“想在有限的预算里找一个相对满意的房子并不容易,看房、讲价、避坑等诸多环节都容不得丝毫马虎。”有一次,他一天看了4个小区的7套房,感到筋疲力尽。

采访中,刘远预约的互联网搬家平台的货车赶到单元楼前。刘远和司机一起把他在北京的全部家当搬上车,启程前往新的租住处。

这次,他和同事一起合租了一套两居室,每月6200元,按照合同要求的“押一付三”付款方式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两人各自付给中介1.5万元。这笔钱对于几乎没有存款的刘远及其同事来说,“压力山大,我们都借了钱”。

刘远的租房经历,33岁的林晓(化名)感同身受。10年前,她从河南老家到北京找工作,开启了租房史。由于收入不高,她当时在国贸附近租了一间三居室的次卧,租金每月1500元。

“在老家的居住环境还不错,突然和这么多陌生人合住,共用一个卫生间,很不适应。”林晓很快便搬了出来,单独租了一套两居室,每月房租升至4000元。不久,她意识到这样租房“既昂贵又浪费”,只好在网络论坛上发布招租帖子,很快找到一位女生合租。

平静的生活总是难以长久。2016年,房东临时通知她要收回房子,无奈之下,林晓和室友通过某中介平台匆忙租了一套两居室。但合同刚签下不久,这套房子的主人就把房子卖掉了,限她们两周内搬离。

“毕竟是人家的房子,我们也不好太较真。还好房东当时对我们进行了一些补偿。”回顾10年租房经历,林晓向记者坦言,“租房住,频繁搬家感觉很不安稳”。

申请保障性租赁住房

位置偏通勤远不舒心

租金便宜又不用频繁搬家的房子,住起来也有诸多不便。这是“90后”海归硕士、某短视频平台博主郭帮帮的深切感触。

10月16日下午,记者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附近一家咖啡店里,见到了披着长发、身穿米色大衣的她。“一是不舒心,二是通勤远,三是服务跟不上。”郭帮帮说,在靠近北京市西五环的一处公租房住了半年后,她和丈夫毅然搬离了那里。

29岁的郭帮帮硕士毕业于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在学校时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毕业后一起来北京打拼。刚开始,夫妻俩在北京租房住,每月房租大约7000元。

2020年初,她丈夫的单位通知可以申请作为保障性租赁住房的人才公租房,都没有北京户口的夫妻俩尝试着报名申请,没想到竟然申请到一间零居室(全开放式房间)公租房。

“我们申请时,看别人申请的两居三居竞争激烈,就反向选择了小户型,这样申请下来的机会更大。”郭帮帮说,当年9月,他们搬进了公租房,每月租金2000多元,租金一下子降低了不少,感觉挺好。

但郭帮帮很快就发现了房子的“不好”:房间的面积太小,放一张大床进去,空间已所剩无几,一做饭满屋子味道,上个厕所一转身就会碰着头。郭帮帮的丈夫时常开云上会议,为了不打搅丈夫工作,她要么出去走走要么在厕所待着。

“那段时间,我俩都感觉生活品质直线下降,过得非常不舒心,甚至有些压抑。”她说,此外,通勤太远也是一大困扰,她在CBD上班,每次乘坐公共交通都需要一个半小时,特别是从八宝山地铁站出来顶风往回走,大冬天北风呼呼吹,路上人又少,旁边是公墓,“又累又害怕”。

周边的配套生活设施也不足。菜市场、超市离得较远,购物特别不方便;有一次,她晚上下班回去发现指纹锁打不开门,电话联系管理员找不到人,一下子也找不到开锁师傅,只好蹲在门口等了大半天。

她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要为了这间小房子这么辛苦?”

2020年底,她丈夫从原单位辞职,人才公租房是公司申请的,离职就意味着放弃人才公租房。今年1月,夫妻俩从公租房搬了出来,在北京市三元桥附近租了一套房,租房的烦恼还在继续。

租赁市场短板待补齐

住房供需矛盾须解决

像郭帮帮、刘远这样需要租房住、因租房而烦恼的人不在少数。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加速和流动人口规模的扩大,青年人的住房困难问题日益凸显。去年9月发布的《2020中国青年租住生活蓝皮书》称,城市租住生活已成为超两亿人的选择。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秀池长期关注住房问题。她告诉记者,住房租赁市场是整个房地产市场的重要构成部分,住房制度改革以来,我国各个城市的住房短缺问题已基本解决,没有住房的主要是新市民和青年人,短期来看主要通过租赁住房解决住房问题,因此未来房地产市场的重点是发展和规范租赁市场。

“解决这些人的住房问题,应该租售并举,尽可能解决新市民的住房困难。”北京市物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毕文强说。

对于租房群体遇到的问题,如租房成本高、可选房源少、租赁关系不太稳定、纠纷解决渠道不畅通等,如何解决,专家们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毕文强认为,目前住房租赁市场存在一定的混乱现象,体现了住房租赁市场的一些短板,比如市场秩序规范缺失,一些房产经纪机构发布虚假房源信息、不退押金租金,恶意驱逐承租人,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监管制度和机制在一定程度上处于缺失状态,各部门信息不够畅通,各自为政,未建立相关联合监管机制,多头执法、盲目执法并存。”毕文强指出。

在赵秀池看来,当前住房租赁市场之所以存在一些短板,主要是因为住房制度改革以来,各地各部门一直把产权住房销售作为重点,租赁市场顾及较少。

北京大学法学院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分析说,问题背后,体现了我国在租赁住房方面的供需矛盾,不论是市场化的租赁租房,还是保障性的租赁住房,总体上难以满足社会发展需求。

“租赁市场目前存在结构性的问题,从权利义务关系上看,租户在信息知情、交易地位、交易形式方面,均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需要国家进一步从法律上保障租房者的权益。”毕文强说。

加大供给让供需平衡

专门立法促制度完善

林晓一直“向往住进属于自己的房子里”,租房期间她排号申请购买共有产权房并在今年获得购房资格,虽然距离市区有点远,但毕竟可以正式告别租房生活。

“一两年以后,等我住上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才会在这座城市里真正有归属感。”林晓坦言。

郭帮帮也走在买房路上,她和丈夫正在努力攒钱,计划近两年在北京四环内购买一套二手房,免去通勤之苦。

未来一段时间里,刘远还要靠租房生活,他的希望是:“这次搬家能让我住久一点,少在租房上操心,谢天谢地。”

刘远的期盼代表了众多租房者的心声。

那么,怎样才能让租房者有一个稳定的预期,能够在城市里住得起、住得好?

在赵秀池看来,各地特别是大城市,地方政府应该因城施策,针对不同收入人群提供不同的租赁住房,为低收入者提供保障房是政府的责任,中高收入者可以租赁商品房。

“出台住房租赁条例保障租赁双方稳定的租赁关系,是发展租赁市场的长久之策。租赁市场更多的是市场行为,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政府负责低端保障即可。”赵秀池说,个人租赁仍然是租赁市场的主力,个人租赁同样能让承租者“住得起、住得好”,而减少出租住房的交易成本和承租人的负担,对增加供应、稳定租赁市场意义重大。

毕文强给出的建议是提高有效供给。“供给新市民、青年人长期居住的住房,是交通位置便利、价位处在中低端、小套型的租赁住房;是租赁关系稳定、纠纷易解决的租赁住房;是能够满足基本居住需求的保障性租赁住房。”

楼建波同样建议增加租赁住房的供给,不但要由政府加大保障性、政策性租房资源的供应,还要设计相关制度鼓励房屋产权人将闲置资源投入住房租赁市场,使市场上的供需关系基本平衡。

在楼建波看来,这种制度一定是能够公平公正保护出租人和承租人利益的。比如,鼓励建立中长期租赁关系的制度,就应该允许出租人每年合理上调租金,稳定租赁关系。

“在住房租赁市场上,只有当供需关系达到基本平衡时,才能够制定完善公正规范的制度,以专门立法为住房租赁市场提供完善的制度保障。”楼建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