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028-86966315
Q Q: 2677741813

2024年07月19日 星期五

从“奠桂酒兮椒浆”说花椒 |《青蓝》第33期

2024

07/09

10:15

本站

5488阅读

从“奠桂酒兮椒浆”说花椒

□ 袁玉清

诗人屈原在《楚辞·九歌》中的一句“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不但引申出“桂酒椒浆”这个成语,同时也把花椒这种熟悉的调味品推到了我们面前。

花椒是木兰纲、无患子目、芸香科、花椒属的一种多年生落叶小乔木。它是因为其果实的表皮上密布细小而突出的油点,形似花,故而得名“花椒”。

屈原所说的“桂酒”是指泡有桂花的酒,而“椒浆”也是指泡有花椒的酒。简单地说,桂酒椒浆大致就是指美酒。《春秋纬》中有“玉衡星散为鸡……为椒……”的记载,所以古人认为花椒又是北斗七星中玉衡星之精。因此,在古代,桂花酒、花椒酒多用于祭奠等场合。比如说,李白也曾有云:“兰蒸椒浆,岁祀罔缺。”

川菜素来以“鲜香麻辣”著称,但很多能吃辣的外地人却对其中的“麻”望而却步。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椒,纯阳之物,其味辛而麻,其气温以热。”花椒的麻来自于它果实表面的凸起中富含的花椒麻素。花椒麻素能够激活人口腔中的一种神经纤维,产生类似50赫兹的振动频率,这也正是川菜能够把食客“麻得跳”的原因。

与辣椒、胡椒不同的是,花椒是一种原产于我国的调料。它最早的记载来自于《诗经》,其中“有椒其馨,胡考之宁”意思是花椒的香气能够使人平安长寿。“椒聊之实,蕃衍盈升”“椒聊之实,蕃衍盈掬”意思是花椒树果实累累,可以把升装满,借喻人丁兴旺,子孙满堂。于是,人们从这里又引申出了另外一个成语“椒聊繁衍”。

文献史料毕竟比较抽象,还需要实物史料来进行佐证。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在云南陆续发现了晚中新世水塘坝、晚上新世福东和早更新世南班榜三个不同地质时期的化石植物群里的花椒属种子化石。其中最早的大致可追溯到五百万年前,这也成为了花椒原产于我国,以及它们一直在西南地区延续性生存的有力证据。

我们现在常见的花椒是红色的,但有一种花椒则是绿色的,被称为藤椒。它的学名叫“竹叶花椒”,是芸香科、花椒属下花椒亚属的一种植物。竹叶花椒果实的绿色,主要是因为其没有完全成熟。它的果实表面的凸起里含有的挥发油特别多,成熟或晒干之后不但味道大打折扣,颜色也会变黑。因此绿色的竹叶花椒一般都是采摘之后便立即食用,或立即将其制作成藤椒油。

送给爱人一朵玫瑰花,是年轻人表达爱情的一种方式。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古人竟然用花椒来表示爱情。《国风·陈风·东门之枌》出自《诗经》,是一首描写男女爱情的情歌。其最后两句是:“视尔如荍,贻我握椒。”其中“荍”是锦葵,一种夏季盛开紫、白色花朵的草本植物;“贻”就是送的意思;“握”指一把;“椒”就是花椒。这句话是以一位陈国的小伙子的口吻说出来的,意思是我看你就像一朵漂亮的锦葵花,送我花椒一大把。

似水柔情的姑娘,忍着被花椒树上的刺带来的痛,摘来一束花椒送给心上的人儿。在年轻小伙的眼中,她则美得像花一样。再联想到当时花椒寓意多子多福,一幅古代两情相悦的画面便跃然于纸上,让古往今来无数读者心向往之。

作者单位:阆中市市场监管局


与潮共生

姚安江摄(作者单位:资阳市市场监管局)


最美夏天(外三首)

□阙鹏霖

悠悠晚风吹拂门前的桃树

丝丝凉意扑面而来

轻嗅空气,芳草的清香沁人心脾

用手触摸一缕夏日的阳光

闭目感受风来时的样子

夏风的声音令人陶醉

黄鹂鸟在枝头鸣叫

青山楂缓慢生长

这是最美的夏天

这是蓬勃的时光


漫步山水间

风柔日暖,漫步于山水之间

溪水潺潺流过

花朵吐露芬芳,清香四溢

竹排穿过群山,鸟鸣四起

风声回荡在山谷,伸手触摸夏风

缱绻往事从指缝划过

空气中氤氲着湖水清澈的气息

草长莺飞,万物并秀

摘一枚岸边的绿叶片藏于衣袖

如同把夏天藏进心中


盎然画卷

月季花展开笑颜,笑迎五月

绿草如茵,枝叶逐渐繁茂

三两只麻雀在林子里呢喃细语

柔风拂过面颊

阳光同绿叶摇曳嬉戏

洒下斑驳的光影

稚子和伙伴在一旁观看小昆虫

这个夏天,是一幅生机盎然的画卷


时光缱绻

阳光映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面

岸边停留着小船

芦苇随风的方向微微荡漾

几只水鸭在湖里戏水,捉鱼

绿色如墨,大地如纸

瑰丽的色彩在夏日里缤纷

大雁在万里无云的蓝天下翱翔

时光缱绻,慢煮流年

携一颗素心面对生活的微澜

作者系四川省诗歌学会成员


爬山虎之夏

□ 王昱琨

在我栖身的这座小城,爬山虎的藤随处可见。夏日炎炎之际,它们便在街巷的每个转角,以翠绿的生机,轻扣每一扇心灵的窗扉。每当目光触及这不息向上的绿色精灵,我内心便涌动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爬山虎之绿,非但清冷悦目,更蕴藏着一股生命勃发的力量,那是对高处不懈追求的象征。

儿时的记忆中,与爬山虎的邂逅恰似命运的安排。搬家的变故,让我随着母亲踏入一个全然陌生的领域,童年的笑声与旧日玩伴渐行渐远,新居的窗棂仿佛成了囚禁孤独的围栏。某日,我倚窗而立,寂寥中偶得一瞥,只见楼下孩童嬉戏之中,一抹翠绿如瀑布般倾泻,装点着老砖墙的沧桑,它自墙顶直落,又在地面上自如铺展,宛如自然界的绝妙织锦。

我被这份奇景吸引,急步下楼,靠近那堵被岁月雕琢的老墙。在墙基的缝隙间,爬山虎以坚韧的褐色根系,编织起生命的基石,它们纠结缠绕,如同大地伸出的强健臂膀,支撑起青翠欲滴的藤蔓网络。这些藤蔓,仿若墙体的静脉,流淌着生命之液,让古老的砖石焕发出勃勃生机。夏日的热浪中,硕大的叶片轻吐芬芳,我轻探其间,仿佛触碰到了清泉,凉意自指尖蔓延。风起时,叶浪翻滚,沙沙作响,如同碧波荡漾,引人遐想:这究竟是植物的杰作,还是自然界的秘密瀑布,抑或是隐藏于喧嚣中的宁静清泉?

在这片绿意盎然中,我发现了爬山虎的秘密——那些青绿的“手指”,以吸盘般的固执紧贴墙面,无畏地向上探索,它们在每一个细微之处扎根,无声地宣告着不屈与坚持。这满墙的翠绿,是它们勇往直前、不畏艰难的最好见证。

时光流转,我逐渐适应了新环境,学会了骑车,却在与伙伴的竞争中遭遇挫败。夜深人静,父亲带我重返那片爬山虎的领地,月光下,它们静默而坚毅,仿佛诉说着成长的真谛:“爬山虎之美,在于其持之以恒,而非一时的辉煌;学习亦如此,需脚踏实地,步步为营,天空终将是你的极限。”风轻轻吹过,爬山虎似乎在低语赞同,它们的姿态,是对谦逊与坚持最深刻的诠释。

岁月悠悠,远方传来的旧照,让我再次忆起那堵活生生的砖墙,以及那些永不止步的爬山虎。它们在我的心田植下了一片翠绿,成为了成长路上永恒的灯塔,提醒我:在生命的征途中,唯有不懈攀登,方能绘就属于自己的绿色篇章。

作者系绵阳市作家协会成员

编辑:陈蕊妮 校对:李晓龙 审核:涂伟

消费质量报全媒体 版权所COPYRIGHT 2011 WWW.XFZLW.COM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014373号 川公网安备 站长统计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90022 技术支持:创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