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028-86966315
Q Q: 2677741813

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金川远牧 |《青蓝》第27期

2024

03/26

09:47

本站

19414阅读

金川远牧

□ 扎西彭措

当桑烟升起在毛日古堡的清晨

我知道那是你为世界祈福的模样

当雪花飘落诺阿塘草原的那天

我知道那是你回望故乡的音符

当微风吹过情人海的时候

我知道那是你思念的琴声

当月光撒落曲东拉措的夜空

我知道那是你为我编织的绸带

待到那一天

我要

踩着太阳河谷的浪花

和伊生沟背水的姑娘

还有热它村踏着吉祥舞步小伙

一起向你诉说我的心事

我爱你

我们的大金川

我是你远方的儿子

作者单位:阿坝州委统战部


初春的石刻公园(外一首)

□ 刘宣

所有的錾子在岁月的小路上

都是筷子,錾动的不仅是石头

是养家糊口的日子

是硬碰硬的生活

坚硬如铁,柔情似水

在石头的内心深处

留下深深浅浅的忧伤

铁石心肠的新生

总在石头和錾子之外

十二生肖兴奋地扬起高昂的头

万马奔腾的声音很小

铁脚海棠张开嘴,啜饮

树影里的高谈阔论和

新出版的诗集的油墨味

与盖碗茶袅绕的清香

旌湖围着一条浅绿色围脖

沿着旌湖绿道

柳枝轻轻晃动婀娜的腰

明媚细致的波光

张开不规则的笑脸

湖边,石头跃跃欲试

刚冒出头,又被春水按了回去

作者单位:德阳市市场监管局


给春天贴个“商标”

□ 廖天元

行走在川北农村的春天,心情一定格外舒畅。浅丘地区的山,大多平缓,给人以淡定从容之感。

此时我就站在一处山头,开始俯看一个村子。让人意外的是,这一弯一岭,却没有百花争艳的喧闹,她的主角是青翠的柑橘园林。园林像一道宽阔而绵长的溪水,以靓丽的绿色,在我眼前缓缓流淌。如果把这个村比喻成一本书,那么我眼前的村子,封面是大气的,主题是鲜明的,标识是独特的,结构是清新的。一瞬间,我很想为这样的“书”贴个“商标”,因为她丰盈的内在,实在值得用一个符号来形象地表达。

要感谢朋友邀请我跟他下乡。我感兴趣于他分管的知识产权工作,特别想了解知识产权如何推动企业的发展。车至西充县城,在212国道上拐了一个弯,便上升到一座山的半腰。半腰的山间,金黄的菜花和粉红的桃花争奇斗艳。再前行一两公里,赫然看见道路一边竖立着“西充有机农业示范园”——一块高大的牌子。再转几个弯,车停下,于是这个村子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是一个叫天马农业有限公司搞的一个柑橘产业园,已经经过严格认证,被确定为有机农业产业园。

多次路过西充,但对西充的了解极少。不过对西充发展有机农业倒是常有耳闻。据说他们目前已经认证了14多万亩的有机基地,在农业圈出尽了风头。

走这条路不寻常。农业要达到有机,不是简单的一句口号。有机这个概念就像一个金字塔的塔尖,要走到塔尖,需要跨过绿色和无公害两个阶段,最后才有机会登顶。这里面蕴含太多未知的风险。曾有个真实的故事。有家有机农业生产基地,产出的黄瓜上市后被检测出农药残量超标,基地老板百思不得其解,不晓得哪里出了问题。后来市场监管部门的同志和他一起复盘,花费数月终于“破案”,当时黄瓜开花的时候,山头百姓为自家种的黄瓜打药,这药雾顺着风飘了进来,导致所种的黄瓜受到牵连。

朋友告诉我:“搞有机产品绝对不能用常规的农药和化肥,这就注定需要以更高的标准长期坚持和投入,更需要情怀和担当,勇气和毅力。”

接待我们的是公司的老总,一个敦厚实在的中年人,目光柔和而坚定。他见我对一根白色的“柱子”好奇,便热情地给我说:“这是太阳能杀虫器,这个上面有太阳能光板,下面有十来根白色的灯管,飞蛾一接触,就会产生瞬间高压,将一众害虫收归囊中。”细瞧,果真发现有无数虫子和飞蛾已经倒在灯管周围。

他说:“园区所有的灭虫都是采用生物技术,包括除草,全部用割草机和人工,一点都不敢马虎。”随后他指着近处的一棵柑橘,说“树上还挂着诱虫球呢”。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一颗暗绿色的圆球,在枝头若隐若现。

我其实很想问他为什么从2017年开始就走上这条路,即使亏损都要坚持下去。总觉得背后看不见的比看得见的精彩,内心的坚定才造成行动的自觉。想想罢了。这个世界总有一部分人执着于大地的热爱,把身心都投了进去。正是有了他们,春天的土地上才有了更多精彩。

朋友和企业老板去探讨下一步发展的注意事项了。我提着篮子去采摘水果,树上的叶片泛着太阳的光,青翠欲滴。我知道平平常常的果树背后,都有着一段极不寻常的经历,一时兴起,想给树上的柑橘起个商标名称,不料发现篮子上早贴有“品诚”两个字。那么我可否给这里的春天贴个“商标”呢,用神话中那只灵动的“天马”是否妥当?

作者系南充市市场监管局纪检组长


《路边人家》

刘滨葵(作者系成都市市场监管局机关工会副主席)


品味“高山云雾”

□ 周梦蝶

对于春天的味道,最早便是从喝一杯“高山云雾”开始的,这样的习惯,至少已有十多年。

“高山云雾”是种绿茶,产自四川威远县境内。该县境内湖光山色,林茂草丰,既有阳光普照,又有雨水浸润,造就了高山流水,云遮雾罩的“高山云雾”。

“诗写梅花月,茶煎谷雨春。”大多采摘于清明前后,最晚莫过于谷雨时节的“高山云雾”,是一种地道的春茶,虽不及西湖龙井和君山银针等高端大气,也不及峨眉竹叶青和洞庭碧螺春等久负盛名,却因口感清爽,价格适中,成为我的最爱。

美中不足的是,“高山云雾”属于春茶序列,这样的品种大都经不起过于频繁的浸泡,三五几杯倒还唇齿留香,如果换上七八杯水的话,稍嫌淡而无味,或许仅是这点,便不讨那些“宁愿三餐无肉食,不可一日无茶饮”的老茶客们的喜欢。其实,这不是“高山云雾”的缺陷和过错,毕竟春茶和春天一样美好而又短暂。

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就如我眼前的这杯“高山云雾”,与其说它充满了乡愁与雅趣,倒不如说它飘散出了一种春天的味道――那是草木蓬勃生长的味道,还是光阴赠予时节的味道,也是天地回馈人间的味道,更是自然反哺人类的味道。

作者系内江市东兴区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编辑:陈蕊妮 校对:李晓龙 审核:涂伟

消费质量报全媒体 版权所COPYRIGHT 2011 WWW.XFZLW.COM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0014373号 川公网安备 站长统计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90022 技术支持:创企科技